名将备战中国赛,斯诺克的解说可能是体育项目中最困难的

电竞外围 2

电竞外围 1

电竞外围 2
电竞外围,2013年获得全美斯诺克冠军的科瑞·杜威尔

  斯诺克的解说是一个“现世报”的解说。

  TOP147.com上海讯,2014“浦东·唐城”世界9球中国公开赛即将在上海源深体育馆拉开战幕,多名世界顶尖球员已经来到申城进行热身备战。前美国9球公开赛冠军、多次代表美国队出战莫斯考尼杯的科瑞·杜威尔在女子会外赛赛场与队友们饶有兴致地打起了斯诺克,在接受本站记者专访时杜威尔感触良深地谈起了不久前赴英国参加Q
School时的经历。

  不像纯粹“看图说话”的足球——“XXX带球突破来到边路……”“传中……”“头球攻门!球进了!”你只要加一点感情——当然足球的解说对于阵型、战术等很多知识有所了解,而斯诺克在“看图说话”的基础上需要有一个提前的预判。“两颗星之后要走到哪一颗球……”“方向是向上还是向下……”“这次解球需要折线三颗星来解到哪颗球的哪一个部分……”“主球停在哪里,被击打的目标球停在哪里……”这些是需要在击球前说出来的,观众听得到你的判断,也许两秒钟之后他们就能看到选手的击打。如果你的判断和选手的击打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只需要两次,观众就会觉得这个解说员的水平是不够的。从这个角度来说,斯诺克的解说可能是所有体育项目中最困难的。

  “这场比赛相当棒,绝对提供了很好的学习经验,比赛非常难打因为那里都是优秀的球员。”作为去年的全美斯诺克冠军,杜威尔显然渴望到英国的职业赛场一试身手,他介绍说,“我和阿历克斯·帕古拉扬(菲律宾裔加拿大球员,9球世界冠军)是参加这场比赛的两个花式撞球选手,而他发挥得相当不错,差一点就成功了(获得职业赛资格)——第一场比赛他之差两场,第二场他最后输给了莱姆·海菲尔德,显示了不错的状态。”

  在英国有泰勒、戴维斯、帕洛特等前世界冠军加入到解说的行列,我在英国也听过很多场他们的解说,这些老冠军们的解说我们是难以望其项背的。从专业性和语言的表达上来说他们远远超过我们,他们的幽默也要远远超过我们,他们作为世界冠军对于球台的研判要比我们精准专业得多,而英国人的幽默也会融合到他们的解说中。

  在谈到涉足斯诺克职业赛事初衷时,杜威尔说到:“当时我在和阿历克斯(帕古拉扬)一起训练,我觉得也许自己可以和他一起去打一下(Q
School),我想他在安全球方面非常有心得,整体上要比我的水平高得多。”

  在中国,我更喜欢我们的解说组合“东张西汪”。

  “我认真地进行了一段时间的练习,在英国的训练中我打出了大概三杆破百。在第一轮比赛中我遇到丹尼尔·威尔斯,他去年曾经在职业巡回赛中打过球——这场比赛太难打了,开头的两局我没有任何失误结果就0比2落后。第一局我不幸运地母球摔袋;第二局我在做安全球时犯规形成无意识救球,结果被一杆破百。也许明年我能抽到一个好一点的签,也许在明年我会付出下一次的尝试。”

  斯诺克是一个比较冗长的比赛项目,在这个比赛中永远在说“这个球怎么打”、“这个球怎么解”、“用了左塞右塞”……会让这个比赛让人觉得更加冗长无趣。我和译男的搭档有十四五年,我们相识比搭档的时间还要长得多,有很多共同的兴趣,所以我们的解说融合了很多不同的元素。很多人说我们的解说像相声,我觉得“逗哏”和“捧哏”的角色并不一定,我抛一个包袱他能接一下,反之亦然,这种默契是通过长时间的磨合得来的。译男在斯诺克方面非常专业,通过大量观看和解说斯诺克比赛我对球局也有自己的研判,或许我们没有职业球员那么专业,但我们看的球多,研判应该也不输给职业球员。

  杜威尔表示,作为一名长期以来在美式球台上征战的选手,改打斯诺克非常困难,尤其是在条件苛刻的Q
School资格赛中,赢球实属不易:“只有8个晋级名额,而真正令人困扰的是单败淘汰的赛制。如果你能够抽到一个好签,也许你能在比赛中积累一些好状态,不过对于任何一位花式撞球选手来说,我想一路闯关都是非常困难的事。在比赛的某个阶段你必须打出特别出色的表现,但你仍然有抽到好签的潜在可能性,并且赢下几场比赛。如果我明年再度尝试的话,这将是我所期待做到的。”

  大家可能不觉得上海大师赛这么多年来有什么变化——第一年的场地就是这样的搭建,但每一年整个团队与赛事的契合度在不断的提高,现在团队和比赛已经融为一体,而在很多细节上也做了大量的提升,这也需要时间的磨练。“这个地方需要一个指示牌”、“这个地方需要一个房间给XXX”、“这个地方需要有电脑和WIFI”……上海大师赛的这些细节通过这9年已经日臻完美。另外上海大师赛的传播力和新办的比赛是不同的,品牌的影响力是不同的。“SHANGHAI
MASTERS”虽然用了“上海”这个名字,但它有其国际影响力。不论是在英国、欧洲还是中国的其他省份,大家都知道斯诺克排名赛有此一站,这不是一朝一夕或者通过多大的投资能够换来的。品牌效应,是上海大师赛通过9年的积累得到的核心竞争力。

  停留在英国的两周,杜威尔用作观摩学习时间:“他(帕古拉扬)事实上参加了前两站比赛(无锡精英赛和澳大利亚公开赛)的资格赛,我在那里观看了一些比赛。第一场球他对阵斯蒂芬·马奎尔——显然是一位顶尖选手,我想他在这样的比赛中会积累一些经验,在与这些球员对阵的过程中可以学到很多知识。即便是我,也从Q
School的经历中学到了很多东西,现在我非常期待他(帕古拉扬)是否能够在赛季中打出一两次好成绩。”

  斯诺克是和电视相伴成长的。

  “对于我个人而言,我总是努力尝试去打所有项目的台球比赛,因为我认为打某一个项目的同时可以学到一些东西从而对其他的项目产生帮助。有很多的9球选手只打9球,而我会去尝试指定球袋、14.1等所有不同的花式撞球项目,并且我对斯诺克有浓厚的兴趣,我想在打斯诺克的时候也会对自己花式撞球的比赛有所帮助。”

  60年代末70年代初,彩色电视刚刚进入到欧洲的家庭,那时有很多黑白的内容,缺乏彩色的内容——尤其是电视直播。斯诺克的球台是绿色的,上面有色彩各异的球,能够刺激电视观众的色彩感官,所以斯诺克一下子就成为了电视的宠儿。同时斯诺克又是一个很长的比赛,当时的BBC需要长的内容,英国又是斯诺克的发源地,世界顶尖的选手都来自英伦三岛。那个时代,电视和斯诺克是捆绑在一起的。因为英国对于烟草行业广告有严厉的法令,斯诺克经历了赞助商的减少。互联网时代,人们需要高度集合化的信息,比如通过手机端就可以看到的内容,在这个快节奏的时代,斯诺克显得与时代有一点脱节。一场比赛,快的是1个半小时,慢的可能是5个半小时——现在电视台的内容不是“缺”而是“多”,电视平台对于像这样时间无法预估的长内容,需求会越来越少。现在幸好有互联网视频的出现,尤其是在互联网视频爆发式增长的中国。它不存在时间的问题,很容易给你一个窗口,给你一场比赛。或许斯诺克又可以误打误撞地和这个时代最先进的播出平台结合在一起,这对于斯诺克来说或许又是一件好事。

  在美国打斯诺克,当前面临的最大困难是硬件不足:“佛罗里达州没有斯诺克球台,”杜威尔说,“在Q
School之前我曾经特意到堪萨斯备战,那里有铺着台呢的斯诺克球台,但那些球台的袋口非常大;纽约和旧金山也都有一些斯诺克球台,这些是我经常去的地方,所以在那里我可以有机会打一些斯诺克——但我非常确定的一点是,那里没有星牌球台。在英国我们打的球台袋口非常狭小,我想在上海这里可以找到很多相同的球台,我非常希望能在这里的球台上打一些斯诺克。如果能够获得职业资格,我会非常乐意去参加这些斯诺克赛事,这是一项很棒的运动我个人非常喜欢,这其中有很多策略性的东西、安全球交换,它能够体现所有花式撞球项目中的元素。”

  虽然在斯诺克职业资格赛中接连受挫,但杜威尔在上海的斯诺克球台上轻松战胜了范伯宁等队友,他表示,相对于斯诺克而言,自己在9球比赛中反而承受了更大的压力:“过去一年中我在美国进行的比赛中成绩不错,我觉得自己可以打得更好——不知道这种感觉是否来自斯诺克球台上的练习。现在站在美式球台前我觉得它们那么小!但我仍然要在这些球台上进行训练,因为球台速度非常快还是需要适应的。现在的9球比赛都使用排球纸,这让冲球变得相对容易,当我和一位出色的选手对战9球时,两三个失误便可以葬送整场比赛,结果我就要被送上飞回美国的15小时的班机了(笑)!相对而言,在斯诺克球台上你击球的机会多得多,从这个角度上说我认为9球比赛中的压力要大许多,当我们拿到机会的时候最好能够连续赢下几局。”

  对于今年接下来的赛程安排,杜威尔表示自己会在时间允许的情况下参加一些斯诺克PTC站赛:“我会参加9球中国公开赛、卡塔尔(男子9球世锦赛),我正在考虑是否参加北京的世界团体锦标赛,因为赛程非常紧密所以我可能要从拉斯维加斯直飞过去,接下来还有美国公开赛。我在计划参加一些PTC站赛,这样就可以在实质上参与斯诺克的职业赛事。阿历克斯(帕古拉扬)在两站Q
School中总共赢了7场比赛,但其实没有得到任何奖金回报——如果在PTC中可以赢得7场比赛,或多或少还是有不错的奖金的!”(TOP147记者.狸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